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矿区艺苑矿区艺苑

煤尘(组诗)

发布时间:2020-02-13 16:23:31 作者:李晓波 来源:绿水洞煤矿 点击:

      《支架坟茔》

      在矿山的深处

      有一处码满废弃支架的山谷

      人们叫它支架坟茔

      退休矿工老刘住在它的隔壁

      大年初三

      我和矿长带着礼品去看望老刘

      还在老远就看见刘嫂坐在门前

      “老刘呢”

      “呶,在那儿呢!”

      打眼一看,老刘正坐在报废支架丛林的边缘

      我们走近刚想和他打招呼

      却被他竖起在嘴边的一根指拇

      生生压了回去

      “我正和它们聊以前

      在井下的趣事呢”

      他快步走过来点头打过招呼后

      轻声和我们说
     

      《聚会》

      工人新村的时间

      似乎比退休前矿井里的时间慢了很多

      退休矿工老王早上起床后一直看表

      一直看表

      时针就是迟迟不指向十二点

      好不容易捱到十一时三十分钟

      他赶紧和老伴招呼一声

      就下楼去啦

      听到声音的老伴转过身

      却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哎,这老王

      无非是与班里几个老哥们聚聚

      你需得着这么着急么

      我不信现在你的这几个手下

      还会和你讲什么执行力

      老伴的几声嘀咕

      淹没在了楼下老王与工友们爽朗的笑声里
     

      《将进酒》

      春节了,退休职工老孙

      又在儿女面前开始默默念叨一长串的名字

      王大蛮 李驼背 张弯酸

      赵大力 钱世贵 周明久

      吴富贵 欧阳 长孙和二狗

      还有我过世的父亲母亲老先人

      来来来来我们一起过年

      一起喝酒
     

      《冥想》

      在夕阳斜照里

      退休老矿工李炳青斜躺在地坝边的竹凉椅上

      手捂住耳朵 仔细倾听着地心裂隙水潺潺流淌的声音

      采空区乒乒乓乓的矸石垮落声

      溜子皮带运转的吱吱声

      以及煤与煤的窃窃私语

      那一刻,整个世界无人打扰

      只有他,和他的地心世界

      以及朗照他的一束灿烂阳光

      而我

      是站在数十年之后

      一直透过时光静静注视的

      他的长孙
     

      《院子》

      早上起床

      退休职工老唐像个孩子一样

      坐在桌前和孙子用筷子敲着碗

      催饭

      饭菜上桌

      扒拉几口之后

      他摸摸肚子 打一个嗝

      满足地喊一声

      “饱了”

      然后踱步走向院中

      怅然地看着门前通往井口的道路

      一站

      就是一整天
     

      《煤尘》

      其实一粒煤尘

      就是整个世界

      许多时候

      我会透过夕阳的光晕

      从侧旁崇拜地谛视父亲额头上的青色瘢痕

      那是一粒粒煤尘为他做的刺青

      坚硬、炙热或者寒凉的煤尘

      穿越时空

      百万里挑一

      选准了这个饱满的额头

      并愉快地与他合为一体

      对一粒粒煤尘的感情

      父亲从来不言说

      只在他照镜子的时候

      你会从他凝视目光的深情里

      发现端倪
     

      《在煤烟里微醺》

      在綦江县横山乡一个叫小松林的村子里

      退休矿工李炳青最大的兴趣是点燃炉子

      然后把硕大晶莹的块煤

      一块一块投入炉子里

      然后伸长鼻子细细地嗅那呛人的煤烟

      多年了,我还记得他微醺的神情

      像极了电影里吸一口鼻烟之后

      神清气爽的遗老遗少

      (责任编辑:姚陟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